中国电影视效从“小朋友”长成“壮小伙”

09: 44

来源:鲁网淄博

中国电影的视觉效果从“孩子”变为“强者”

最近,正在电影院中播放的国内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对数字视觉效果技术的视觉效果感到惊讶。这也证实了在数字生活社会中,“互动世界,娱乐世界和信息世界最终将成为一体”。

从《九层妖塔》《寻龙诀》到《流浪地球》到《哪吒之魔童降生》,一部高质量的国产电影见证了国内电影视觉效果技术的进步,将数字视觉效果展示为当代电影产业的结构发展。这些因素在中国电影产业体系的产业建设中起着支撑作用。

然而,本地视觉效果与发达国家之间仍存在较大差距,特别是美国的好莱坞视觉效果产业。如果这个容易被忽视的行业的缺点没有尽快完成,中国电影将不可避免地缺乏坚实的工业基础。

1.没有可复制的经验迫使创意创作

当地的视觉效果产业始于20世纪90年代中期。经过20多年的工业化和数字化发展,中国的视觉效果产业已初具规模。然而,随着地方视觉效果产业的出现,“先天”非标准化和商业模式的缺陷也出现了。

更多参与许多电影制作的VFX,如《悟空传》《一出好戏》《流浪地球》,是中国最好的视觉效果公司之一。该公司创始人兼视觉特效监督员徐健用好莱坞数字王国创始人斯科特罗斯的话说,“视觉效果的商业模式从未成功过。”

徐健认为,视觉效果商业模式的缺陷是国内外视觉效果产业的普遍现象,但在中国更为突出。首先,因为视觉效果行业本身就是一个非标准化的行业;第二,由于目前中国电影产业化水平相对较低,没有行业运作标准。因此,用徐健的话说,视觉效果产业实际上是“在非标准化的商业环境中制造非标准化产品”。

与其他工业产品相比,电影视觉效果是一个特殊的行业。 “每个项目都有不同的需求。新项目很难使用以前的项目来创造经验。与手机生产不同,标准生产可以进行,这导致我们内部生产计划几乎每天都会因各种因素而改变。“就此而言,中国电影集团视觉特效总监郭应权也指出这种非标准化的商业模式问题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无法完全解决。有一些着名的好莱坞特效公司被《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项目拖累了。国内电影业和好莱坞还存在差距在项目制作和视觉效果制作方面,这使得这个问题更加突出。“

作为一个可变因素,非标准化导致视觉效果公司的生产计划不断变化,这实际上增加了视觉效果企业的劳动力,时间和设备消耗,并降低了利润率。可以说,非标准化已经成为困扰视觉效果产业发展的瓶颈。即使是拥有成熟工业体系的好莱坞,也常常与它无关。事实上,MORE VFX的许多项目,如《悟空传》《一出好戏》,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失,项目损失已经成为企业发展的沉重负担。

然而,就创意表达而言,个性化创作所带来的非标准化差异从根本上反映在电影艺术的生命力中。一方面,作品的艺术风格和艺术价值往往体现在与其他作品的差异上;另一方面,观众对电影的吸引力也导致艺术作品的不断创新,不断突破既定的模式,呈现多样性。基本上。正如郭建权所说:“观众喜欢新颖的视觉效果,鼓励创作者不断探索视觉概念和表达方式的创新可能性。这将不可避免地给生产或不规范带来更多的不确定性,因此非标准化问题是当前电影业的“共生”话题。“

目前,数字化正在改变传统电影制作的方式,从根本上导致电影商业模式的变化。因此,要克服现有商业模式的缺点,首先需要在概念层面和专业化层面上进行转变。导演和制片人在项目执行中的不专业性是导致国内视觉效果公司目前困难的重要因素之一。正如郭建权所说,视觉效果电影项目的成功不能依赖于对生产过程的可行的肤浅理解。董事和制片人了解特效过程,他们的专业性以及与专业团队的合作非常重要。基于此,电影的产业化实际上意味着在确保创作者的个人表达的同时,需要生产水平的专业化和生产的专业化。

2.具备基本算法优势并突破前端应用障碍

如何评价中国视觉效果产业的发展现状,技术水平和整体生产能力,包括技术研发,技术能力和生产管理,以及基本算法和结果转换等各种相关问题。对此,诺华视觉创始人兼视觉特效总监米春林表示:“本土视觉效果企业在单一环节和好莱坞差距的技术层面上并没有那么大,但整体生产过程自动化还有更多方面水平和生产效率。差距很大。“

睡在无名的岛上,有游轮,希望生存,但不完整和瘀伤;《流浪地球》,在冰雪覆盖的极端环境中,城市景观尽头。

然而,在细节,氛围和实时渲染以及整体艺术感的控制方面,国内特效技术与国外技术之间仍存在差距。这也是为什么在电影《流浪地球》中,虽然宏观场景的元素相对简单,但最终的图像呈现仍然可以感受到某种CG(计算机图形学的缩写,指的是使用计算机技术进行视觉设计和生产)重要原因。对于那些具有高度认知和动态制作的人,如人或动物的面部表情,高强度的人或动物运动和身体动作,国内视觉效果团队的整体制作经验相对稀少。

此外,与国外视觉效果公司相比,视听审美观念,操作技术观念,大数据处理能力,数据库积累和构建薄弱也是无法避免的重要问题。在国内视觉效果行业。

上述问题与国家科技发展总体水平和研发投入不足密切相关。外国视觉效果行业有一个“内部软件”,这意味着工作室使用的软件,由技术人员为某个项目专门设计,或者用于视觉效果,如头发,集群等。流行的商业渲染工具“RenderMan”是由Pixar Animation Studio开发的软件。相比之下,中国的视觉效果产业仍然停留在成品的商业软件阶段。虽然一些公司一直致力于开发自己的插件或刷子系统,但由于资金和人才问题,他们正在苦苦挣扎。

在面对差距时也必须看到进展。在计算机图形学和图像学的基本算法水平上,国内的研究力量并不是很弱。周昆教授,CAD与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浙江大学的CG,以及浙江大学,清华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许多专家在基础算法的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一些研究成果甚至在国际上处于领先地位,包括一些外国机成为他们的用户。但是从基本算法到前端应用程序,需要进行大量投资才能将底层代码转换为可在前端应用的操作系统。同样在这种中间环节中,视觉效果公司很难承担如此高的资本投资。另一方面,各行各业的人才流失使得难以有效整合研发所需的技术实力。

从基础图形研究到软件开发再到实际应用,中外视觉效果产业仍存在相当大的差距。目前,仅依靠项目的特效成本不足以支持或推动特效公司投入如此高的成本。因此,这需要视觉效果公司与大学等研究机构合作,以弥合生产,学习和研究之间的差距。

3.人才储备不足的问题需要改进

技术行业最需要的是人才。人才流失是国内视觉效果行业面临的一个普遍问题。根据徐健的说法,在《流浪地球》视觉工作的完成之后,该项目的CG主任被该国其他行业的公司挖出。另一方面,人才素质的缺乏和艺术成就的缺乏也是困扰视觉效果产业发展的真正问题。在这方面,米春林认为:“目前,视觉效果行业的人员素质参差不齐,整体艺术修养需要大大提高。”

该片的局限性,局部视觉效果产业尚未发展。从2000年到2008年,随着国内商业电影如《英雄》《无极》《天地英雄》的兴起,一些电影制作人开始将视觉效果作为电影的商业卖点,市场需求极大地促进了电影的发展。视觉效果产业。

但是,这一时期国内视觉效果公司的发展规模,技术水平和生产能力难以满足电影市场的需求。制片人对本地视觉效果公司缺乏信心,导致视觉效果的订单,包括《英雄》《无极》。市场。随着中国电影市场的普及,外国视觉效果公司纷纷进入国内竞争,特别是韩国公司挤压了国内视觉效果公司的生活空间,具有较高的性价比,导致许多国内电影更愿意与海外团队合作。

作为视觉特效行业的标志性事件,MORE VFX于2015年参与了《悟空传》的视觉效果制作。这是中国视觉效果团队首次负责整个项目的激烈竞争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悟空传》共有1500个镜头,而且更多VFX已经完成了1100个,成功实现了翻转,这直接导致国内制片人建立了对当地视觉效果公司,国内很多电影的信心。转而委托国内公司制作视觉效果。最后,电影《悟空传》的视觉效果赢得了香港电影奖。

在过去两年中,由于劳动力和其他运营成本的增加,一些国产电影的视觉订单已开始流向印度等劳动力成本较低的国家或韩国的较高性价比。与此同时,一些大型外国公司开始在印度和其他地方设立分支机构,劳动力低,成本最低,这给发展中的中国视觉效果产业带来了巨大压力。

“现有从业人员的能力与劳动力成本的高成本并不匹配。人才的培养跟不上整个行业的需求,导致单一的人才结构和缺乏复合型人才。”未来的视觉效果行业需要大量的复合类型。特别是人才需要科学和技术领域的人才组合 - 技术技能和艺术成就,甚至一定程度的艺术创造力。

激烈的市场竞争,非标准化的商业模式,人才流失,缺乏研发资金等因素都引起了当前国内视觉效果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困境。中国视觉效果产业的发展从根本上讲与中国电影的产业化有关。基于此,笔者认为视觉效果行业需要国家更多的支持。正如郭建权所说:“视觉效果行业应直接针对生产层面的实际优惠政策,而不仅仅是票房补贴或奖励。另外,在电影教育中,加大对视觉特效人才的培养。投资“。

此外,视觉效果行业需要考虑的更重要的主张是如何在视听,感情和戏剧的感官体验水平,如何成为“可销售的”电影和“好看”之间找到平衡点。在“可玩”电影之间,建立自己的行业模式和发展方向,不同的是“前者可以通过叙事或景观效果成功地提升”高概念“,后者可以为之提供真正的享受。观众,阅读后仍然欣赏观众。“

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视觉效果

徐健

郭建权

电影

阅读()